落马官员收近300人钱物

来源:http://www.ecaronline.cn 作者: 2020-03-01 01:32

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打老虎、拍苍蝇。看到一个个腐败分子站上法庭、接受审判,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。贪官在法庭上的供述,让人警醒,也引人深思。好多贪官在受审时都提到腐败与朋友的关系,好多人都说自己是被朋友拉下水的。

季建业,历任江苏省苏州市吴县县委副书记,昆山市市长、市委书记,扬州市市长、市委书记,南京市市委副书记、市长。4月7日,随着法槌声落,58岁的季建业从一名原省部级官员成为了一名犯人,罪名受贿罪,受贿共计1132万多元,获刑15年。

季建业表示:“我发现主要问题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里,这个朋友圈主要是20多年前,我在吴县打拼时一起工作的朋友们。”那么,作为一个省部级官员,季建业的朋友圈里都是什么人呢?

锦联经贸有限公司徐东明,行贿780多万元,交往20年,下属;吴中集团朱天晓,行贿240多万元,交往20年,下属;金螳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朱兴良,行贿30多万元,交往20年;苏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张学仁,行贿50多万元,交往20年,下属;金山石雕艺术有限公司何建青,行贿5万元,交往20年;德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周克欣,行贿4万元;南京三邦系统工程有限公司韦斌,行贿7万元。

这7个人,是法院认定的季建业7项受贿事实当中所涉及的7个行贿人。在季建业的这个朋友圈中,有6人是商界老板,3人曾经是他的下属,而季建业与他们保持了十几年到二十几年的交情,也就是说,季建业的朋友圈里大都是老板朋友,收的是老熟人、老朋友的钱。

从法院认定的7项受贿事实来看,季建业第一次收受贿赂是1999年底,时仁昆山市市长期间。季建业说:“这是第一次(收钱)。如果是别人送的5万元我可能就不收了,因为何建青是我多年的朋友,朋友之间交往上出了底线了。”

在季建业看来,因为是朋友送的钱,所以收起来就格外顺手些。在季建业的这个朋友圈中,向其行贿最多的是江苏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东明,和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,其中徐东明先后4次向其行贿789万元,朱天晓先后9次向其行贿241万元,两人的行贿总额达到了1030万元,占到了季建业受贿总额的90%,而这两个人都原本是季建业20年前的老部下。

徐东明在20年前曾经请托季建业帮助调动过工作。辞职经商后,季建业升迁到哪儿,徐东明则追随到哪儿,生意上的大事小情常常去跟老领导念叨念叨。季建业认为徐东明人聪明,嘴巴严,为人低调,于是非常信任,以至于季建业家里大小事都会托付给徐东明去办,甚至910万元受贿款都是放在徐东明处代为保管打理。难怪有人说,徐东明几乎成了季建业家的隐形“大管家”。

无论是商人还是昔日下属,一旦入了季建业的朋友圈,成了季建业的自己人,送钱和收钱也都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在法院认定的季建业7项受贿事实当中,有6项涉及“建设工程腐败”,包括房地产开发、土地竞拍、设备供应、装修改造等,在季建业的帮助下,他的朋友们拿下了这一个个工程项目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
接受朋友请托,收朋友钱物,为朋友办事——季建业的朋友圈子实际上已经异化成了权钱交换的利益圈子。圈子里的朋友们打着所谓交情的幌子,考虑的则是个人的私利。而季建业最信赖的朋友圈最终成为了他落马的绊马索,总计上千万元的受贿金额构成了季建业“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”,使其成为获刑15年的阶下囚。

官员朋友圈异化成了“利益圈”、“腐败圈”,而掉进这种异化朋友圈的党政干部远不止季建业一个,在这些落马官员的背后,总有一连串政商“朋友圈”紧紧尾随。中共贵州省委原常委、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4月9日因受贿罪一审获刑16年。即便到了法庭上,他依旧自称是被身边“朋友”拉下了水。在廖少华的这些“朋友圈”中最引人注目的,是廖少华升迁到哪里,有一个商人就跟到哪里。这个人就是湖南籍商人陈春章。2004年春节至2012年年初,廖少华接受陈春章的请托,先后10次在其宿舍等处收受陈春章给予的人民币394万元。

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曾说:“交了一批重哥们义气,又带有铜臭味的老板朋友,思想逐渐发生变化,贪欲也随之培养起来,最后被这些所谓‘朋友’温水煮青蛙。”

商人都热衷于跟官员交朋友,贪官也乐意与商人做朋友,其中自有门道,而这样的圈子不仅仅存在于大贪大腐的高官当中。

“中华烟4条、送酒1700箱计款15万元、欧洲之行现金66000元……”这是山东德州一名商人张某给自己的朋友圈送礼的日常记录,有人将其晒到网上后,经当地纪检部门调查,送礼的对象都是当地的干部官员,涉及近100人,在近20本日记中,送礼内容包括有送现金、银行卡、轿车、房产、境外旅游等等,可谓花样百出。近日,德州纪委公布了对其中29名涉事党员干部的处理决定。而日记当中涉及的平原县财政局原局长宋某,经查贪污受贿400多万元,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。德州商人的这些“行贿日记”晒出了当前官场畸形的政商“朋友圈”。

王国长,福建省环保厅原副厅长,今年1月因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福建省纪委的通报称,王国长从2007年开始担任省环保局副局长、省环保厅副厅长以后,大搞权钱交易,与不法企业主称兄道弟,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职务影响,为一些从事环评业务的“朋友”承接环评业务,审批环评报告。

据了解,向王国长行贿的这些朋友涉及30多家企业、单位,包括福建省内多家知名企业。因为大多是“朋友圈”中人,王国长均一一笑纳,案发后查到购物卡就有336张,收受钱物的地点,有时在办公室、酒店,有时就干脆在家中。

在安徽萧县、泗县、太和县三地,几位县委书记贪腐引发的“多米诺骨牌效应”,涉及当地各级干部上百人。其中,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,受贿金额近2000万元,被判处无期徒刑;安徽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,伙同其情妇敛财2900多万元,被判处无期徒刑;安徽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,受贿金额520多万元,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。

据查,这些贪腐的县委书记身边都有一个由下级干部组成的“朋友圈”,他们则在这个圈子里大搞“官帽批发”,向其送礼“买官”的下属干部达几百人。而对于这些县委书记而言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做朋友,是否可以做朋友,只有一个标准,那就是送没送礼。

据调查,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,先后接受近300人的钱物,其中下属占一半以上,在毋保良看来,给自己送过礼的人才算自己人。案发后,毋保良反思了缠绕在自己身边的这个“朋友圈”。他说 “有时发现有的干部在节日期间没有给我送礼,思想上还会有想法,是不是这个干部对我有意见,是不是在哪方面得罪他了,直到这个干部在节日过后补上礼金,我才算放下心来。

显然,一些贪腐官员的朋友圈往往不只是“好朋友”那么简单。在这个圈子里,要么商人多,要么下属多,他们是利益的输送者,而这些身居朋友圈中心的核心人物——党政官员们,往往是“财务一支笔,大权一把抓,用人一言堂”,官员朋友圈的存在,则放大了这“一支笔、一把抓、一言堂”作用。

近些年的贪腐案件让我们看到,不少官员最终都栽到了被利益异化的朋友圈里,那么,党政干部应该交什么样的朋友?该如何与自己的朋友打交道?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对此作了反思:“作为我个人来说既是教训也是我总结出来的,第一个交朋友一点要慎重;第二个交朋友一定要有底线,在朋友交往中一定讲究底线和防线;第三在交朋友中要注意不能考虑经济问题,一定要把原则分开。”

先帮助朋友圈获利,再通过朋友圈谋利;这样的朋友圈,不就是利益圈、交易圈吗?不就是贩卖权力的市场,回收利润的银号吗?范围小,是为了更安全;时间久,好像才能更可靠。可实际上呢?利益不在了,这些全都靠不住。这样的“圈”,最终都会变成“套”。不慎独慎微、公开公正,一心捞票子、一味搞圈子,以朋友之名、行交易之实,最终都难免落得这样的下场。